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灯火隔岸

如果我是一朵菊,亮过九月的衣角,盛开在你桌前.

 
 
 

日志

 
 

河北之行(1)  

2007-09-10 23:58:46|  分类: 隔岸观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年会召开一个月前,郎月在QQ里给我说,要开年会,而且新诗大观网站即将公布参加年会人员的名单。他问我参不参加?我说不一定, 主要的原因当然是路程,河北离新疆那么远,不是说想去就能去,而且爱人与单位准不准假,都是未知数,但很想借此机会去江南一游,这可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征得爱人与单位的批假之后,我急忙联系交通,此时正值夏季六月,火车票、飞机票全面上涨,并且不好买,我的担心继续存在。

       年会名单公布之后,郎月在QQ交待,让我放下一切干搅, 务必准时参加,并传达了"上级"的指示, 让我做远方的代表在年会上发言。我头大了一截,在单位上从事了几年的宣传工作,只知道摄像机永远对着别人,还没有摄像头对过自已。晚上收到新诗大观编辑兼新诗网站站长赵英树的短信:“确定了没有,是否参加年会”。我只好实话实说,不能保证。 因机票大涨,到名单公布的当天,我还没有订到机票。他用浪漫的诗人口调说:"那天晚上他痛恨一座城市,如果我不去他就痛恨我"。知道他的话中含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水份,我把他的话扔到了夜风中。回复"如果你到北京来接我,我一定参加"。他立即变脸,无情无义的说"没有时间,不过可以让他的保镖加兄弟——郎月繁星去接我"。我在心底暗骂他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谁知刚刚落到心里的这一丝温暖, 在郎月那里彻底的消失了。

  晚上在QQ里碰到郎月,他告诉我河北离北京挺远,这次年会负责接站的只有三个人,而年会那天全国将有四十多名作者抵达邢台,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要责任接来自全国各地四十多名作者。工作量很大,另外会议的资料和其达他事项多数也都由他负责,最后以牙还牙说真正没事干的是赵英树,应该让他去接我。我磨破了嘴皮连哄带骗,虽然年会人数较多,但最远的只有我一个,最后甚至以纳他做大哥的条件加以诱惑,可是这哥们的心肠够硬,对我的“温柔”视而不见。

  呵呵,尝到了失败的味道,还好不算苦,因为看到了朋友他的那颗责任心。

  其实自已并不是个娇生惯养的人,  曾经多次单身出门的经验,足可以独行河北。为什么非要找个人去接我呢,无非是想借两位的一份温暖来排解那虚有的陌生,必竟大家从网上走到网下中间还隔了一点什么。

       在参加年会的名单中,我和来自甘肃的兰叶子离河北的路程最远。兰叶子在QQ说,看到我参加年会,她才下定决心。我一笑表示赞同,因为我们都知道路途那么遥远,参加年会不是冲发什么奖而去,是想借开年会的机会,去看看在网络上认识了那么多年的朋友。兰叶子问我带什么礼物给他们,我在想我能把我自已平安的带过去就不错了,还带什么礼物,就我这林MM般纤弱的身材,我还能给大家带什么呢?虽然也很想带一些新疆的特产给大家尝尝,可是心有余力不足。

  订好十七号的机票,分别发消息告诉朗月和赵英树出发的时间,两人再次强调,我将做代表发言,并要我早点准备发言稿。年会还规定所有参会人员交代表作品两篇,杂志社将在下一期上专刊刊出。

  快到中午时,去给领导请了假,领导没有安排人来接我的工作.刚装修好的家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完善,公事、家事加在一起事还真不少,时间有点紧促,我恳求郎月,让他找领导换人发言,他说是领导安排的,他没权更换,但从他那里知道本次年会还言的还有版主怆然(来自河南),我放松了很多,想想能混就混吧,没想到郎月看出了我的想法, 刺激我说怆然多够哥们,半点推辞的话都没有,骂我事多不够姐们,我无言。后来竟骗我说他代写发言稿,只要我识中国字,读就可以了。没过两天,我给他交作业时,他竟问我发言稿写好没有,我大呼上当。后来他说年会将颁什么奖,我以为与我无关,没有问下去。

        十七号早上十点,文友G打电话通知我早点去车站(因为我的家不在市里,托他给我买发往乌市的车票),早上G前来送行,等我从石化赶到车站时, 离开车的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剪了票,G帮我把行李拎到车上,而后说了句让我等,当他再次返回站台时,递给我一瓶水,虽然在车上我很少喝水,但对于他的细心,还是表示感谢,出门N次,在克市这还是第一次朋友来送行。

       乌市的朋友W说他有时间送我去机场,到了乌市下了车,却不见他人影,打他的手机,他说车子坏了正在修理,让我等几分钟。

        六月中旬的天气已有些闷热了,在太阳下站了没几分钟,脸上就有种火烧的感觉。大约过了十分钟,W来了,一起用了午饭后,他送我到机场,W是个大忙人,到了机场,我们握手道别。

      飞机晚了十五分钟后才起飞,我的座位是三人座并靠窗口我身边座着两位男士,年龄都不大,最边上那位到下飞机没注意他长什么样,只记得三十六七岁的样子,中间坐的这位男士应该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在用餐时,他帮我拉了吃饭的小桌,并帮我递着递那,我以微笑答谢。在空姐拍卖北京到新疆的机票时,他举手竟价,800元,机票最终以1200元,被坐在我们身后的客人买去了。他对我说,1200元也挺便意,我问他为什么出1300,他说他有可能再来新疆也有可能不再来新疆,我问他这话怎么说,他说是工作性质决定的,原来年轻时尚的他从事音乐主持及音乐制作工作。

        我们随便交谈起来,一种友好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陌生,这时我想到几天后的年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四十名文友又将以什么方式来打破那种从网上到网下的那种陌生呢?或许是主持人的职业关系吧,旁座的乘客很健谈,从他口中学到一些知识,包

括对我来说还很陌生的北京风光,后面的两个半小时在交谈中过的很快,同样的前两个小时怎么感觉就那么慢长,我想每个人在不需要寂寞时,都想有点快乐。我们彼次的友好正好带给了对方快乐。

       晚上十点半,飞机按机票的到达时间,准时到了北京,临座起身随下机的人走了,我坐在原地没有动,几分钟后,他折了回来,我以为他忘了什么东西,却见他打开我头顶上的行李架,帮我取下行李,我明白了他的好意,说了声谢谢,他挥手而去。

                      2006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