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灯火隔岸

如果我是一朵菊,亮过九月的衣角,盛开在你桌前.

 
 
 

日志

 
 

心灵的灯盏  

2008-05-07 20:28:37|  分类: 文友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灯火隔岸》:心灵的灯盏

——晚亭诗歌赏析

 

作者:荒村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空间里,许多事物我们还来不及揣测,就如昨夜的雾一样散去。在我们无暇顾及甚至还不曾感受到的同时,总有那么些人用敏锐的眼神和感触将这些事物扑捉到文字里,用诗歌的方式给我们营造一个诗意的世界。

作为一个诗者,营造一个诗意的世界也许并不难,难得的是多年的坚守。晚亭,曾作为一个网络诗人在诗歌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一直以来她以女人的韧性坚持着心灵的探索。在今年的四月,她的第一部诗集《灯火隔岸》问世了,在这个芳菲的季节里,她的诗集像一股不能阻隔的涌流、无法拒绝的春风,顷刻间弥漫了克拉玛依一直以来由男性诗人主导的诗坛。对于诗歌,诗人在“自序”里写到“诗是我生命和灵魂的需要,是我内心深处一个神圣密码,不能初始,也无可替代”。从网络到现实,多年来,诗歌,对晚亭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她心灵的栖息地。

一座城市,也许需要有它更纯粹的文化,无论是点缀或者装饰。作为女性诗人,晚亭的《灯火隔岸》向我们展示了女人特有的清新和温婉,为我们戈壁的小城打开一扇情感细腻的小窗。她用自己的方式将那些含蓄、轻灵的文字一一收集又一一打开。一朵花、一粒尘埃、一颗小草、一段距离、一场雪……,这些轻柔的意象都是她情感的宣泄。而在这些轻柔的意象并不能掩盖晚亭作为个性诗人特有的锋芒、智性。

我们克拉玛依网络才女璎珞在拿到晚亭的诗集后,当场写下“灯火隔岸阑珊夜,一径香风到晚亭”。如果诗歌的美感重在飘渺,那么晚亭可以完全称为飘渺诗人了,她的诗歌里充满着禅意般飘忽的意象。对读者来说,一个夜,文字是高举的灯火,读者是旅行者。生命本身,是何等伟大的赞歌。而悄然的灯火,则是属于在夜里照亮旅行者们的默默奉献。那么诗歌就是悄然的灯火。在晚亭诗意营造的《梦》里:“夜里/一声犬吠/是谁失手打碎了月光/令星空神色黯然”。些许伤感的意象像夜一样不可触摸,像月色一样飘渺不定,像隔岸的灯火,它永远亮在对岸,不可触摸却一直点燃着旅者(读者)的眼睛。就如一个夜适合一个人去探索、适合一个人去品读。一个夜的窗外有无数的灯光,晶莹剔透的点缀着一个城市的安宁,春天的空气带着些许的微弱喧嚣正慢慢的浸入寂静。窗前,被人浏览过无数次的榆树,在夜光的衬照下,在一首只可意会不可触摸的诗中,窗外更显得不同寻常的浪漫和温馨。在晚亭飘渺营造的意象里,透过字里行间把最轻柔的遐想用无声的淡然飘逸出一种注目远望的姿势,陶醉的心随着都市的阑珊灯火探索着诗人文字里点点滴滴的轻盈、清新和美妙。

诗歌是生命本体的一种叙说,是高贵的抒情,从生命体验中释放那些无法言说的真相。使表达的意义延伸,诗歌的抒情必然有一种人性的炫色,智性的光芒和流动的力量,这是一个诗人的艺术规则。不难看出晚亭的诗歌表达也正遵行着这样的艺术规则。如《如果前世你是一个影子》、《忆》、《致爱人》、《拥抱:诗歌和海子》等,都是通过诗人真切的抒写,通过感性和理性的重叠,表达了诗人内心多方面的情感体验。叔本华对于抒情诗歌的特性描写“一个诗歌者的知觉所意识到的,是意志之主体,也就是说,他自己的志向,有时是一种解脱了满足了的欲望,多半是一种被抑制的欲望,而经常是一种情绪”。这种情绪被诗人巧妙的运用到文字里。在《一颗小草的愿望》里“很多年以前/我就有拔节的高度/牢牢地抓住一片蓝天/和窗外温暖的阳光”。一首诗歌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或者想象,更或者是语言的堆积,是一种思考过后的闪光,是一种灵魂的触角,以及生命本身的感知的一种发达的能力抒说。在《伫立在一棵向日葵》里诗人写到“关上百叶窗我与/一株向日葵同时等待天明/枯黄的灯下 许多潮湿的情节/一波一波地由由内向外涌出来”,所谓诗人的抒情也就是人性的炫色,是智性的光芒和流动的力量,是诗人从意象和语言群体中挖掘和提炼出的点滴和感动。在晚亭的情感表达方式里,诗歌是一把经过时间打造的刀子,她解剖着诗人自己的内心,然后进入到读者的内心当中去。让文字变得流动,智性,人性而富有生动的能力,让心灵具有纵深的形而上的或者自由的飞翔的品格。

诗人所表达的事物是充满个性的主观事物,诗人所描写的画景不是别的,正是诗人自我生活的各种投影。作为女性诗人一般不会像男性诗人那样认为自己是宇宙的运动的中心。在晚亭的诗歌里“我”即主观又含蓄、即自我又委婉,也就是说作为诗人更作为一个女性诗人,晚亭即要表达自我个性的主观事物又要体现出诗歌的“曲、柔、细的特点。在这首《这个夜晚抽身离去》里诗人写到“我期望在这个夜晚抽身离去之前/你能在我河面轻轻绽放/哪怕只是一枚枝叶/也会给我一个完整的睡眠”。这种主观而委婉的表达在《我确信》里:“我确信树站在十月里/它没有动 没有说话/以一动不动的姿势/抵抗冬天的来临”、以及“我忘记了 风曾经温暖的拂过我的衣袖/忘记了那只可爱的风筝/调皮地飞过我的头顶”《走过黑夜的路口》。诗人所表达的“我”当然不是清醒的实践中人的“我”,而是潜藏在万象根基中唯一真正存在的永恒的“我”,诗人这一主观表达是对着某一事物真实的对象而发。因此,抒情的天才就仿佛与非天才结合为一,而诗人仿佛是自动地说出“我”这个字。正因为这些充满个性化的表达,使得晚亭的诗歌在抒情表达上充满多感性。。

或许生活本身又是矛盾的,因诗人固有的敏感,诗人对于生活的感觉是多角度的,会产生多感的情绪和表达,在晚亭的情感体验里,事物的感情以及亲情和爱情都是诗人的实践功能。这首《去年的一场雪》也许是晚亭对事物、对过去以及对情感的一种迷惘。去年的一场雪覆盖了飞鸟的影子,覆盖了一声叹息以及思念的影子。在当今这样一个多变的环境中,有些感觉或情感仿佛伸手可触可有遥不可及,事物总是无法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它们在变化、在消失。最终于让诗人写下“纸张上逐渐冰冷的墨迹/让一首诗怀疑/南方的鸟/还能在北方的天空/飞多久”,生活对于我们在情感、事物上远比想象的要更为忧伤,远比语词赋予的要更加纷繁。有时,我们饱含泪水,而某些事物却残酷地反抗或背叛着我们;那些事物是悲凉的,是被动的。同样描写冬天,母爱使诗人在《画一朵红梅》里写到“我要让她看见/雪中的红色梅花/正像太阳一样向她招手”。在雪花纷飞的时刻,感动生命之奇妙之美好之灿烂之温暖,生活也因诗人心灵的祈求、伟大的母爱而明媚起来。对于女人来说,分析一种情感体验,爱情诗是最具先天的实证功能。在这首诗里,晚亭面对《爱情》像个旁观者:“三月的桃花逆流而上/你是那汲水的女子/坐在银色的月光下/”,爱情很美,因为过于美,因此美的虚幻而不真实。接着“我看到你/时而烟雨朦胧/时而飘渺无声”。个人话的感受和认知使得《爱情》更加轻柔和曼妙,不带半点尘间的杂质。在《这个秋天来的比较早》里诗人对情感的认识更加接近生活“这个秋天/风来的比较早/将小草的头发/拂出大片橙黄”,诗人先以平和、朴实的写法将我们带入渐渐而黄的秋色中,令人无限遐想,顷刻间,读者的视觉和感觉都被这简单而朴素的词语点燃。“这个秋天/雨来的很早/滴滴哒哒/没完没了/默念爱人的名字”,我们的心渐渐潮湿、温润,环境的语词表达交织着视觉和触觉的亲昵。风和雨的过度将诗人特有的善感和忧伤一一呈现出来。“或许调零的/不止这株小草的根/还有被雨淋透的/轻拥在一起的影子”,结尾,采用的隐喻更加凸显爱情于生活中现实的一面,这也是情感世界与事物场景丰富的表达性。结尾的处理,使得词语和情感的想象空间更加广泛。同样抒写爱情,诗人在向往曼妙美好的《爱情》的同时又归于《这个秋天比较早》的现实。《结束》是晚亭对爱情理性认识的必然性“这么多年/对于爱  /早已倦了表白”,通过感性和理性的双重认识,表达了人生多方面的情感体验和经典感受。

在晚亭的诗歌里都可感受到意象派诗的某些特征,但又不完全属于意象派诗。像《那写年》、《如果前世你是个影子》、《当一朵花被压在玻璃扳下之后》、《距离》、《去年的一场雪》等。在《光》第一节里:“没有抵御风雨的储备/一涨潮 水就到了喉咙”, 借用意象派诗重视事物投入的特点,来实现自己对事物的表述和梳理,最后一节“出了这个关口/到了麦田/你就是/一粒金色的麦子”。这段里我们看到了晚亭文字的朴实性也就是归还事物在日常世界里失去的光辉与真实性。从而更加贴近日常事物和经验,从不易察觉的和稍纵即逝的感悟里,提升出质朴的情感智慧,使语言更加具有有个人色彩。

托尔斯泰说过:“在艺术语言中,最重要的就是动词”。晚亭的诗歌特性还有一点就是巧妙的运用动词,动词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一粒尘埃飞扬的过程》里这首诗歌不仅仅确切的反映晚亭诗歌独有的含蓄和清新。意象表达也趋向成熟和完善。“阳光下 /我弹开的一节手指/沾着一些鸟声/搓开一粒种子/从内到外 我始终看不到/一粒尘埃飞扬的过程/无论在窗内还是窗外/阳光与风都是静止的”,在这首诗里,鸟声、阳光和风都是静止的,让静物动起来也是诗歌的完善表达之一。在这里“弹——沾——搓”等这些动词,使得“一粒尘隘飞扬的过程”更加形象化具体化。在这首《一棵小草的愿望》里诗人也运用了动词。“很多年以前/我就有拨节的高度/牢牢的抓住一片蓝天/和窗外温暖的阳光/很多年以后/我的头开了白花/严重的耳鸣使我再也听不到/阳光抖落风的声响”,与其是表达小草的愿望还不如说是小草无法阻挡败落的无奈,是我们无法拒绝时光流失的无奈。最后一句“阳光抖落风的声响”,在这里“抖”的运用增加了“风”的虚幻、飘渺,虽然从诗意上感觉有些低沉但不失诗的唯美。

在晚亭的文字里曾多次呈现出农人的无奈和辛劳。这和她幼时曾生活过的环境有关联,如她早期的作品《打稻谷的女人》。“夜里 一窗雷电/将天空描绘的丰满如画/ 倾盆而下/从稻田一直流到女人的心里”,只要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即将收割的时节里,雨对于即将要收割的庄稼是破坏性的。而“夜里 一窗雷电,雨——从稻田一直流到女人的心里”。这是农人对自然残酷一面最真实最无奈的心里写照。文字意象在清晰、在揪住读者的心,可又呈现出晦暗不明的布景。因这晦暗不明更让我们体会到农民的辛苦和不易。“从稻田到谷场/女人的泪流进村庄/没有人知道她如何/扛回田中的稻谷/只记得她的腰肢/象稻苗一样细长”,尽管女人的眼泪从稻田——谷场——村庄,从这些让人揪心的名词又游移到动词——抗,最后到——只记得她的腰肢/象稻苗一样细长,最后用夸张、拟人话的描写来衬托主题。或许,我无法更深的探明这首诗的艺术高度和作品对诗的潜在影响,而我们的心却被触动了。

几乎所有的诗人都不能拒绝比喻的这种艺术手段,它能使诗歌语言更形象话,在前面《这个秋天来的比较早》这首诗里提到了隐喻。而在这首《距离》里,晚亭采用了明喻的手法来描写。“减去一节火车/再减去一段感情/你我的距离会不会/是一寸带锈的阳光/从窗内到窗外/世界的大带着酒的浓度/醉倒一个黄昏/再醉红一轮太阳”,一节火车、一段距离、一个黄昏,一个太阳,都是喻体表达,这些虚虚实实的词语从而增添了诗歌的韵味,令人想象。看似在叙说情感,又象是在预示时光。在这首诗里,想到的要比读到的更丰富。

一般来说,作为女性诗人,更多的与社会、环境以及情感有关,她们普遍抒写自己和自己所看到的,她们对社会对身边细微之处的敏感,这种敏感是女性诗歌的魅力所在,而有时又会限制诗人的诗性发展。作为对诗人的关注,我们期待晚亭的诗歌视野能够更阔、更广的延伸。

或许,作为一个女性诗人又源于其对自身不能释怀的情感,因此晚亭将自身整个地托付给了文字。又或许文字才能永无止境的诠释、细腻的抒发。而晚亭的诗歌有着她独有的丰富性,那不是情感世界与生活场景的丰富,而是借助心灵、借助语词对情感与生活解放的无限可能——而燃起的一盏灯火。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